文/陈宗华

  电梯尽头的橘红
  擦着酒〓气气
  夜除了矮
  就数你和秀发∩一样等长
  
  到天白时
  我想出远门
  送往生路上九百六十万平方口罩
  剩下樱花露后又是梨花雨
  
  剖开旧色泥
  但见↑烟霞阁
  山越高水越长
  鸥聚东门时,云散江天♂阔